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我对红色兴县的“痴心”与“动魄”

时间:2019-05-31 11:08  点击:173 作者:曹马良 来源:中阳县老年体协

     “痴心”与“动魄”是两个毫不相干的概念,但此次吕梁市老年体协竞技麻将选拔赛在兴县举办使我的“痴心”和“动魄”有了紧密的关联和正确的、科学的诠释。


    上个世纪的一九五四年三月,我出生于中阳县城内曹家巷,隔壁的刘兴汉大叔,解放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是晋绥边区政府印刷厂负责人,贺龙元帅和他屈膝谈过心。年高力强的刘叔为中国革命舍身献青春。当中国革命的胜利曙光将要普照祖国大地时,他一病不起,险些丧命,只好回中阳原籍在地方养病,我经常听他讲在革命老区兴县战斗、工作的动情故事。儿时的我,红色兴县是我心中向往的地方。


    七十年代初,我从事体育工作,多次在吕梁市运动会上与兴县体育代表队同场赛技、切磋、提高。他们把老区人民的可贵精神带到赛场,赛出风格,赛出成绩,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影响。


    八九十年代,我先后在汾阳师范和山西省教育学院上学,和兴县籍的同学情有独尊,红色故乡培养了他们艰苦朴素、任劳任怨的优良作风,与我们朝夕相伴,感染了我和一大批同学,和他们的关系至今甚密往来不断。是我生命中闪烁光辉的一段。


    二零一零年五月某日我利用礼拜天,只身一人来到当年人称“小延安”的兴县蔡家崖,一整天在馆内看照片,观展品,加之解说员动情的讲解,使我一次次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很晚我逛了县城,搭车离开了改革后有变化的兴县。回去后,我在诗协,老体协写诗,撰文讴歌红色兴县的光荣过去和变化的今天。


    这两天吕梁市老体协把竞技麻将赛安排在兴县举行,吕梁市通讯员采风采访练兵活动同期举行,给了我又一次看到红色兴县的机会,变化确实让我咋舌,用“动魄”是我的本意,是一点也不过分,县城至蔡家崖,蔚汾河两岸高楼林立,上一次来看见的河滩不复存在,宽阔的柏油马路延伸至前方,绿化带与相间的路灯,使这条长街到夜晚,灯火熌珊,可与上海的黄浦江畔媲美,似一条五光十色的彩龙卧在蔚汾河岸,尉为壮观。


    经过几天的比赛,观摩和东道主兴县的同志们接触知道了兴县的前景发展更广阔,年产一千五百万吨的四座大煤矿,和中铝集团在兴县开发投资五十个亿的支柱产业,使革命老区兴县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将成为吕梁乃至山西省的小康县。


    我的刘叔听到他战斗生活的兴县如此繁荣,九泉之下将安然长眠;兴县的体育同行和昔日同窗们与我共叙家乡的变化,共享改革开放给革命老区带来的丰硕的成果。


    我与兴县几十年的情结,希望她再发展我“痴心”未改,我也祝他更上一层楼,再见他时既动魄又惊心。


    最后,祝红色兴县成为引领吕梁兄弟县脱贫奔小康的旗舰县。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