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军营飘香

时间:2021-08-03 09:25  点击:829 作者:张济国 来源:灵丘老体协

    八一到了,又到了我们自己的节日。人老了,酒不敢喝了,肉吃不动了,怎样过这个节?那就想想吧,想想军营的样儿,想想军营的味儿,想想军营的事儿,虽然那军营早已不是军营,可那味儿依然在,在我的脑海中飘荡着,旋绕着。听到幼儿园刚毕业的孙子口齿不清地唱那首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我就常常想起我也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一丝丝没有改变。

    要问军营是什么味道?就是牙膏香皂洗衣粉的混合香味儿。在我们连队炊事班门前有一个能蹲下一百几十号人的露天餐厅,因是施工部队,驻在山区,平地很缺,可再缺,有两样不能缺,一是一定要有一个像样的操场,再就是要有一个像样的餐厅,虽然是在室外。开饭时,全连的人就以班为单位蹲在地上围成圆圈儿,没有桌子,没有凳子,不可站着也不可坐着,可兵们依然吃的香甜,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在这“餐厅”的边上有两根水管,是从山上接下来的自来水,水管的水笼头下架了两块水泥预制板,那儿就是全连的人洗刷刷的地方,大家在那儿洗衣服,洗脸,刷牙,洗碗筷。说来奇怪,从小听说到了部队就是找到了一个饭碗,就算不是铁饭碗也有饭吃,可到了部队才知部队的饭碗得自己买,饭后还得自己洗自己刷。满以为当了兵就是公家的人,就应该用公家的东西,连饭碗还得自己买,这曾让当年的我纠结了很长时间。不同的是,尽管饭碗有大有小,有花有绿,可洗刷完毕你必须得放在一定的地方,不可乱放也不可乱摆,碗如何放,筷子如何摆,都有讲究,你不按规矩来,或许要挨批评,甚至影响你的进步。这就是部队,这就是军营,你不适应就无法生存。

    每天的收操号吹响后,一个连一百几十号人就肩耽着毛巾,手中端着脸盆牙缸向这两块预制板儿奔去。到了那时,牙膏、香皂的混合香味就会在军营中飘散开来,而且很久很久都不散去。到那时,你就会不由己地深深吸一口,再吸一口。除了军营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再会有那种味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到过机关,到过煤矿,也曾住过单身宿舍,却再也没闻过如此之浓烈的香味儿。

    我们虽是工程兵,虽每天与石碴打交道,浑身的汗,浑身的泥,可战士们并不脏,身上并无丁点酸臭的味道,即使进了一个排的人住的大宿舍也没有那种恶劣的臭味,原因就是他们常常洗,有了时间他们就不停地洗衣服洗被褥,很多战士们的衣服都洗的发了白,所以那些老兵们的军服总是五颜六色,从深到浅,什么样的颜色都有。只是从我们当兵开始才有了涤确良,五颜六色的军服才成了统一的军绿色。在洗衣服时,每个人都是把衣服泡好后依次到那两块水泥板儿上铺开用刷子刷,因那两块水泥板几乎永不闲着,所以空气中的洗衣粉味儿也就常不散去,也就使得军营有了特殊的香味,直到我们退伍离开。

    快五十年了,部队的特殊香味充满了我的鼻腔,尽管岁月流逝,它依然醇厚,一定它还会伴我到永远。(灵丘老体协 张济国)

王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