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母亲是个“红哨兵”

时间:2021-09-14 09:15  点击:994 作者:高文廉 来源:洪洞县老体协

     耄耋之年的母亲,虽偶染微恙,身体还算不错。这些天的陪伴,我又一次聆听到母亲小时候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我早已耳熟能详,但每次都声泪俱下,不能自已……


   母亲生长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红色革命家庭里。我的姥爷和老舅都是抗日地下工作者,抗战初期,老舅任县二区区委书记,他多次走村庄、入农户,广泛发动群众投入抗日。秘密发展地下党组织,点燃革命燎原的烈火。


    1938年,母亲刚好六岁,日军占领了县城和铁路沿线村庄,修碉堡、建据点,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活动非常频繁,大凡有血气的赵城人,无不切齿痛恨。


    在姥爷和老舅的组织下,当地村民踊跃参加抗日队伍,积极支援抗日斗争,他们多次活动,破坏铁路、割电线、埋地雷,袭击日寇,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振奋了军民对抗日胜利的信心。姥爷常常给母亲讲关于打日本鬼子的故事,教母亲唱抗日歌曲:酸枣刺,尖又尖,敌人来到黄河边,当壮丁,上前线,能打敌人的是好汉……并将自己的住处作为抗日联络点。在家里开会,藏身、中转地下交通员。


    母亲受姥爷和老舅的影响,自小聪明伶俐,经姥爷安排,母亲成了抗日红哨兵。每次姥爷和老舅召开会议,她都爬上房顶站岗放哨,监视敌情。她恪守地下工作纪律,不该问的事绝对不问,该做的事竭力去做,从不叫苦叫累。


    母亲机智勇敢,每次放哨都一个人在房顶上,隐蔽在比她略高的烟囱后面,如果看见日军或伪军大队人马,从十五里垣上西边走来,就第一时间把消息,传给家里和左邻右舍,让大家做好准备,提前转移。


   有一次,老舅组织区分队几个主要领导开会,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房顶上大风更是肆无忌惮,母亲左膀倚靠着烟囱在房顶放哨,任凭北风从右脸颊边擦过,她的小脸冻得通红,两只小手也麻木了,把母亲冻得浑身直打哆嗦,但她哪里顾得上这些,眼睛只是注视着、耳朵倾听着周边的一切动静……看着看着,忽然发现远处隐隐约约有鬼子扛着枪向村边走来,母亲扭转身就往房顶下跑,边跑边压低声音喊着 “鬼子来了、鬼子来了!”突然“扑通一声”不小心摔倒在地,顷刻间鼻子出血了,右手掌也蹭破了皮,危急关头,母亲毫不犹豫地用左手捂住鼻子,顽强坚持着爬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房顶,姥姥听见赶紧招呼区分队转移,随即又吆喝村民们赶紧撤离…… 日本鬼子进村后,村里的老百姓都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


   直到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了,母亲再也用不着在房顶上靠烟囱做掩护了。母亲说:“我亲眼目睹十五里垣公路上,往日耀武扬威的鬼子们低着头,双手举过头顶,排着长长的一行队伍灰溜溜地向南边方向走了。”


   母亲从“红哨兵”到现在90多岁高龄,经历了革命年代、建设年代、改革开放时代,亲眼见证了新中国的建设,她感受最深的便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一定要把先辈们的革命精神和党的本色传承下去,让红色的血液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流淌。  


    母亲,我们永远以您为荣!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