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总有一种温馨是永久的

时间:2021-12-16 09:59  点击:350 作者:薛玉风 来源:洪洞老体协

    孙儿很依恋他的姑妈。中秋节后,儿媳送孙女外地求学去了,留下孙儿暂由我陪。白天还好,晚上睡觉时,孙儿奶声奶气地说:“奶奶,我想要姑妈。”

  “奶奶陪你不是很好吗?” 

    “好,倒是好,但我习惯了姑妈的照护。

    是啊!我又能说些什么呢?谁让他是姑妈带大的呢?孙儿向着她姑妈那是必然的呀!

  孙儿的姑妈,长我小儿一轮,都是属虎的。幼时的小儿也是由她带大的。童年的记忆里都留下美羡的回忆。

  清楚的记得,母亲六十寿辰的那年,嫂子来做寿,席间闲言碎语。

  嫂子说:“二女辍学在家,也没啥干的,不知……”

  我接过话茬,“嫂子,让二女帮我照看孩子行不行?”

  我想,这样一举两得,既解决了我的用人之急,又为哥减轻点压力,毕竟八十年代初期的农村一个人要养活六口人亦不容易呀!没过几天,人送来了。当时孙儿的姑妈年龄尚小,未过十三周岁,个子矮,怕生,寡言少语,但她眼神里却透出一股不服输的神气。我想,试试看,调教调教说不准会有理想的结果呢?谁叫我们是至亲呢?


  那时单位上班紧,每天要签到,我走后家里就留下她和不满周岁的小儿。她俨然变成了小大人,既要看家,又要护儿,我还真有点割舍放心不下。没想到,每天她不仅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而且照看孩子还真有一套。陪娃搭积木、读绘画、吟儿歌、讲故事、洗澡玩水、吹泡泡,哄的孩子围她团团转。至此,我纠结的心自然轻松放心了许多。 


  没想到“这孩子看孩子竟然也有意想不到的效应”。

  就这样过了几年,小儿三四岁该上幼儿园了。一天她送孩子去学校的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她立马脱下外衣,披在孩子的身上,背起娃就往幼儿园跑,娃安然无恙,她却被雨水浇了个透,难免着凉,晚上发烧38度多,小儿哪管这些,缠着还是要她带,不然不睡,根本不理会我的诱哄。足见,如果没有平时的点点滴滴,孩子是不会这样黏着她的。


  平日里孩子整天跟在姐姐屁股后面出出进进的玩,一会看不到就哭闹,吃喝拉撒全部仰仗姐姐。寒暑假姐姐回村里了,他也寸步不离,跟着回乡下小住,有时姐姐去地里放小牛,他屁颠屁颠的牵着小牛绳不紧不慢走着。


  农村的夜晚四野寂静,人们睡得早,屏息听得见树枝摇曳树影晃动发出沙沙作响声。院子里的杨树将月光切割成碎片,透过窗帘缝钻进来。小儿生性胆小,是姐姐乘着月色讲给他一些有头无尾的童话,有时哼着儿歌哄他进入梦乡。


  她不仅仅悉心照护小儿生活起居,更重要的是对小儿管教特严,曾罚小儿“跪地面壁思过”。

  那年,小儿已上小学三年级,调皮在校惹事,受到老师的批评,姐姐知道后“罚跪”小儿。我下班回来,看到小儿面朝南墙在院子里跪着,六月天汗珠顺着脸颊滚滚落下,我不由阵阵心痛,忙上前不问情由,拽小儿起来,小儿不依,直到她姐发话后才起来。


  这件事过去多年了,孙儿姑妈的教育之恩,每每闲暇,小儿总会想起从小带他长大的姐姐;总会谈及“罚跪”一事。有时说着说着眼圈红了,鼻子酸了……


  正如小儿所说“他们父子俩小时候好多好多有趣的故事、秘密的小事、快乐的趣事都与孙儿的姑妈有关,都能与孙儿的姑妈联系在一起,像他们这样的人生经历,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孙儿的姑妈就是这样,像陀螺一样总是不停地忙着,即使偶尔有客闲坐,为了节省时间,她总是一边陪聊天,一边做手头活,编织毛衣什么的,甚至为了打扫卫生减少时间,把家里布置的像宾馆,像这些繁琐细微、旁枝末节的小事亦做的极致。 


  至今孙儿的姑妈仍会隔三差五地过来帮我打理家务,如左膀右臂,别说孙儿,连我也离不开她。孙儿大了懂事了,很仰视她的姑妈,仰视中似乎又多了些敬畏,依恋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就是这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吃喝拉撒,酿出充满人间至爱永久的温馨亲情味。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