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冬阳依然温暖

时间:2022-01-07 08:35  点击:335 作者:薛玉凤 来源:洪洞老体协

    辛丑荷月,我的身体有点小恙,甚感做事力不从心。尤其是平常生活中还需他人照护,面临孩子他爸七十岁的寿辰,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凑巧那天,儿子下班回来了,我便试探着问:“心心,你爸生日快了吧?”儿子的气质里透着一股书卷气,笑着对我说:“妈,放心吧!爸的生日焉能忘了呢?依我说呀,咱家好长时间没在一起聚餐了,我想是否可以借此机会,届时邀请老爸的那几位老友,还有舅舅、舅妈,表兄表弟的一并过来聚聚,小范围的摆上几桌席,大家小酌几杯,助个兴,凑个热闹,让老爸高兴高兴,岂不是很好吗?” 

   

    儿子一席话,犹如冬日里哪一缕最温暖的阳光,心里自然慰藉了许多。自从母亲谢世半年以来,我始终从阴影里走不出来。有时也想改变一下环境,舒缓一下郁闷的心绪,却没有理由!


    记得《装台》一书里有这么一句话“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


    多少年来,孩子他爸就是一本经典的人生教科书,盛满了五味杂陈的生活小故事,他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承担着养家糊口的责任。年轻时拼命地加班加点干啊!干!从没消停过;从不吝惜自己的时间和气力;从未放弃过对好日子的努力,受过的很多苦愁,早被稀释在自己的血液里,可他却一点也不在意,仍生活在乐哈哈的世界里……。


    生日那天,清晨,裸露在小区楼顶上的那半边红彤彤的笑脸,第一时间光顾在我家卧室的榻榻米上,唤醒了酣睡中的我。我系上围裙,亲自下厨做了他爸最喜欢吃的胡萝卜馅饺子,饺子香味四溢,飘满整个房间。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很快把一盘饺子吃完,不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四十年前的一个初冬,我俩第一次在临汾五一饺子馆吃饭,他悄悄夹了个饺子送到我嘴里的情景,犹如昨天,这难忘的回忆总是甜甜的,热热的。几十年过去了,我仍在慢慢的嚼,细细的品……


    亲友们陆续来了,笑盈盈的招呼声,送个祝福,讨个吉利:“老宋,好福气哦”。 晚辈们毕恭毕敬送上那份心意。孩子他爸神情蔼然地坐在那里,不时给客人递烟、倒茶剥橘子,室内洋溢着和谐欢乐的气氛。客厅的茶几被老友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大都是机关单位退下来的老领导。有的促膝挨肩吃茶聊天;有的热衷诗词歌赋。他们不仅是出色的伙伴,还是和睦的邻居,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姊妹,彼此之问有着妙不可言的黙契。从他们的言谈笑语间不仅能得到点文气,还颇受教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


    这时围坐在爷爷叔叔那里,观看电视巜海峡两岸》节目的孙儿,脸庞光洁白皙,眼神天真清澈,一脸严肃认真专注的样子。我猛然意识到孙儿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关注囯家大事了。


    片刻,儿子笑容满面请客人上车。不足十分钟就到达桐叶酒店。酒店座东向西,有十几层,四层以上是宾馆,装修豪华。我们进了三层福禄厅,厅里装饰富丽堂皇,咖气色的遮阳帘防晒隔开,水晶吊灯设计风格现代,四周的烛光灯如星星的眼睛一眨一眨,光线柔和,甚是温馨舒适。厅内摆放着四张大园桌,桌上的高脚玻璃酒杯洁净明亮。主桌中央粘拼了大大的一个红寿字,甚是喜气,寿字的一圈摆放着八个点心瓜果盘。儿子的刻意安排,其孝心我自心神领会……


    大家叙礼落座。孩子他爸是寿星,坐在主桌上首的中间,左右两侧是我和孩子的舅舅。席间,媳妇们带着孩子手捧百合花恭敬的呈给寿星,并送上了真诚的祝福。紧跟着是酒店服务生,推着小巧玲珑插着六根红烛的生日蛋糕送餐车,缓缓从门外也向寿星走来。蛋糕的设计甚是独特,最耀眼的是一对老寿星酷酷的,恬静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挨膝并肩共捧一本书,祥和地坐在沙发上,悠闲地享受着午后一杯茶、一本书的和煦阳光。


    接下来,大家围拢寿星,合着生日声乐的响起齐唱生日歌。孩子他爸笑容满面,一半对我一半对老友不紧不慢地暗示我说:“知夫莫如妻吗,今天让俺‘圪兜布袋’说两句吧!” 他对我说:“我从心眼里感谢你,很庆幸人生中与你相遇,是你帮我平安度过退休后那段茫然不相适应的日子;是你助我拭去独处不安的心理阴影;是你成为我社交的一块招牌……


    在一片说笑调侃中,我盯着他爸,低低地笑着说:"你今天当众出我的丑,没话说,谁让我们是烟火夫妻呢?谁让我是你的私人秘书应声虫呢?谁让我是戴着眼罩的毛驴呢?”


    说完,我强做镇定,理理一时纷乱的心,声音响亮地对大家说:“我之有幸,彼此有缘,庆贺我们今天的再此相聚。 记得十年前的今天,我曾说过一一相伴再走三十年。眨眼十个年头过去了,今天迎来他爸七十岁的生日,我坚信耄耋之年的寿辰,我们一定会再此相聚的,大家不见不散!”


    说着说着,不经意间又与他爸目光相碰,一碰,碰出了感激,碰出了依恋。我放缓语调轻轻地说:“他爸,你是咱家的顶樑柱,是我心中的红太阳,我们这个家‘聚时犹如一团火,散时就像满天星’。我们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在努力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都在点亮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大家的努力没有白费,成就了咱们这个家的美好,好无标准,标准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说到这,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接着又说:“孩子他爸你辛苦啦!谢谢你对这个家的爱!”你看他爸似乎有点得意,嘴色微扬。我默然,随之躬身,深深地鞠了一躬!此时,强忍的泪折射出淡淡的爱,爱意顺着脸颊而滑落……


    霎时间,厅里静极了……


    他爸见状忙接过话茬:“我敬大家一杯,各位开怀畅饮,边吃,吃喝,边聊啊!”莱上了一道又一道,什么炸肉鸽、爆海参、蒸水蛋、熏腊肉、炒杏菇、烧海鲜,焯青菜,煮肉片,拌时蔬……三杯酒下肚,脸有点发热,话有点多,真有点陶醉。


    相机,咔嚓!咔嚓!纪录着儿女的祝福、夫妻的相拥、聚家的欢乐、孙儿的亲吻,老友的点赞、来宾的言欢……这一幕幕精美的瞬间停留在记忆中,似一个个特写,给人以许多活泛的念想。


    席间,娘家的二弟、孩子他舅,自然也是帮着安席,又是斟酒又是倒茶的。二弟性格向来直爽,为人厚道,很是敬重他的姐夫,今天为给姐夫捧场,你看,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不过酒醉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平时不好意思表达的二弟,今天滔滔不绝。你看他脸上掠过丝丝的微笑,高调叫了声:“姐夫,二弟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多年的关照,祝你们全家幸福安康”!  

 

    然后转身又对大家说:“常言道,关羽痛饮结金兰,李白斗酒诗百篇,武松醉酒生虎胆,东坡举杯邀婵娟,今生我醉谢姐夫,大伙说对不对啊?”在场的老友齐声点赞。我平静细思,知我者二弟,懂我者二弟。二弟心中之想,心中之爱,心中之隐,知者,非吾莫属。


    看,晚辈们过来敬酒了。我忒兴奋,但凡孩子们敬的,我替他爸一饮而尽,他爸脑梗不便多饮。不觉多杯下肚,很快酒过三巡,莱过五味,我确实有点醉。不过酒在肚里,事在心里,中间隔着一层纱,酒淹不到心里,快乐与否吾自明白……


    我想,我们遇上了好时代,过上了好日子,能有这么一个有担当的老伴;能有这么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能有这么几个有知识、有教养、有作为的后生;能有这么几个性情善良,合得来,谈得拢的老友,何愁晚年不会幸福呢?望着窗外的冬阳依旧温暖如春,我的心里甜滋滋的!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