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盛满母爱的疙瘩汤

时间:2022-01-20 09:38  点击:175 作者: 蒋叶红 来源:芮城老体协

    寒冬腊月,围炉而坐,若再能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疙瘩汤,绝对是人生一大快事。小时候,最喜欢喝的就是母亲做的疙瘩汤了。那种绵长的味道久久的让我回味。可是,自己做,总也做不出母亲的味道。


    于是,周末得闲,便去母亲家蹭饭,点名要喝疙瘩汤,顺便也取取做汤的经验。母亲是那种闲不住的人,到家时,年近六旬的她正在垒锅台。听说我要喝疙瘩汤,便停下手中的活计,忙活起来。


    先抓把豆子,慢火炒,直到豆子噼啪作响,每粒豆子都爆焦了,才倒出来,冷一冷,开始炸芝麻。我便打下手,洗萝卜、葱,又剥了花生。用叉子叉萝卜时,母亲说,我来,你不会叉,我便让给了她。
母亲还是把我当小孩子。但她确实比我做的细致,细细的萝卜丝一根根的从叉子的缝隙中跳跃出来,一会便堆了一小堆。我搬来蒜臼把豆子芝麻花生捶开。母亲端来一个瓷盆,把萝卜丝、葱、捶好的豆子芝麻花生放入盆中,放入盐,十三香等调料。打上一个鸡蛋,再放点咸面,搅开,倒入面,把它们和到一起。水开了,母亲先搅点面糊,烧成稀饭,滚开了,才往里下面疙瘩。下的时候,母亲用一个小勺子,用手抓一把和好的面,手一用力,面便从拇指和食指的缝隙处挤出来了,母亲便用勺子轻轻一截,圆圆的疙瘩便下到锅里了。我一边和母亲拉着家常一边搅锅,免得抓到锅底。母亲做得十分娴熟,一会,一团面便下完了。满满的一锅,漂浮到上面,往昔再现,小时候的感觉又回来了。滚了一会,母亲让我尝尝熟不熟,望着香香的疙瘩,我垂涎欲滴。盛了一个,尝了一口,哇,味道美极了!


    母亲看我吃得欢,满脸的皱纹都舒展了,不时的往我碗里添。我喝了两碗。实在吃不下了,还意犹未尽。我问母亲,为什么要放咸面呢,母亲说,放点味道鲜。更重要的是,你爱吃,我用心去做的。


    说这话时,母亲正弯下腰,捡掉在地下的一粒豆子。我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涌上眼眶,便赶忙低下头去。


    我才知道自己做的为什么没有母亲做的好吃了,不是细致处没有做到位,而是母亲的疙瘩汤里,藏了浓浓的母爱。(芮城老体协   蒋叶红)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