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孩子你回家了吗

时间:2023-10-09 11:22  点击:691 作者: 魏志高 来源:平城区老体协新开里健身站

    那还是四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情了,当时我正在某地的警校参加培训和学习。期间正好赶上快要过春节了,过去交通基础设施及运输工具都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先进,每逢新春佳节到来前和过后乘坐火车返乡回家和返回工作所在地的人特别多。那个时候铁路线路还很有限,车次也不多,长途旅客外出想要早点到达目得地往往要中转倒好几次车。


   中途下车买到票后也要在候车室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坐上去往目得地的列车。当年人们在春节前乘坐火车的情景及状况描述为人山人海,似水如潮都毫不为过。这种现象延续了好多年,现在成为了历史,已经在多年前看不到了。在那段时期内为了保证安全有序完成“春运”任务,铁路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全力以赴,动员集中全部主要力量投入这一艰巨工作任务。因此,我们近三百多名在校老师和学员暂时离开了警校,临过节二十多天前就被抽调集中到了某站,住在了车站二层的一间空旷高大的候车大厅内。期间每天24小时倒班在候车厅、进站口、站台等处维持进出站和接发列车秩序。

   那时候每到列车到达和放行发车前,进站和出站口处上下车的旅客日夜川流不息,人流似潮水般涌动。1980年代初期,适逢改革开放刚刚兴起,快过年了,外出和返乡回家的人们比前些年和平时都要多出好多倍。赶着回家过节团圆又是流传多年的古老悠久传统风俗和习惯,往返车站势必成为他们出行进出离不了的地方。每天二十四小时,只在深夜里仅有很短暂的一段间歇,到达和发岀的列车一趟接着一趟,工作任务繁重,经常凌晨半夜起来上岗执勤,休息不能保证,感觉工作紧张特别劳累。好在车站职工食堂也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开放。加之当时年青又是临时任务,虽然工作任务强度大倒也能克服,没觉得特别困难还能够坚持自觉接受。


    现在回想起此段经历,感觉最难忘记的是一名中青年男旅客带的小孩丢失。不知道后来孩子找到了没有,给我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让我至今仍然还有记忆。记得这名旅客是从东北返回在某站下车准备转车回大同,因为没有赶上能够回家的火车,只好在经由站下车候车等待中转。也因长途连日劳顿疲惫,当晚在候车厅坐席上睡着了。中间他醒来了一次,当时是有人坐在了他孩子边上,他怕挤压着孩子,还提醒了那人。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孩子不见了。因为我们就工作和吃住在车站,他又是大同家乡人,由此引起我的特别关注。记忆中,这名旅客40岁左右,言谈举止得体也实在,在本市里的一家文化部门工作,此时,无论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引起人们的同情。


   记得在临过节前的一到二天,进出车站的旅客逐渐减少,放假四到五天我们就回家了。节后我们返回车站在候车厅又见到这名旅客,才知道他一直在车站查找孩子和等待有关的消息,过节也没回家。好在家人通过找了一位曾在大同工作,后来到了国家部委工作的领导联系了车站,各方面都很重视,加强布置了查找工作。这名旅客在车站有一段时间了,听他说车站的服务人员都同情和对他挺好也特别关照,有的还把内部食堂的饭票送给他,为他找孩子提供方便。一段时间后我们就离开车站返回了学校,以后的情况就不知道了。现在回想就是没有把这名同乡人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详细牢牢地记下来,或许当时记得,后来时间久了忘记了。如果还记着也许就好打听,孩子后来找到了没有。我想丢失了钱物等贵重物品,虽然不幸但还好些,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的会淡忘,丢失了孩子就不一样了,一定会刻骨铭心,一辈子难以忘记。会经常想到孩子究竟去了那里了,生活现状好不好,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这些都会成为家长一辈子的心病,也会造成和带给家庭及亲人长期难以抹去的一片心理阴影。

   因此我也想知道这么多年来,国家设立了专门机构,有了科学先进的设备和技术,经过各方共同努力,有那么多的失散和被拐儿童都重回自己原来的家庭,让人感觉庆幸。也不知道当年丢失的那个孩子找没找到亲生父母,孩子回到了家没有。很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也曾经试着打听过。时间已经过去了多年,打听也很困难,并非容易打听得到的,但是我一直惦记这个孩子的结果,这件事也成为了我工作中的一件憾事……(平城区老体协新开里健身站   魏志高)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