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秋天里的故乡(散文)

时间:2021-09-23 09:26  点击:1327 作者: 韩和平 来源:乡宁老体协

    登上九月的舞台,展示金秋的风采。九月,是一年中最值得骄傲的季节,是大地回馈农人辛勤耕耘的季节,丰收的喜悦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我爱迷人的秋天,我更爱秋天的故乡。


    秋天来了,故乡的天空变得那么蓝,空气变得那么清新。落叶在空中翩翩起舞,彷佛是一群人在欢迎秋天,欢迎秋天那累累的丰收果实。


    故乡的秋,和别的地方的秋多少有些一致,少不了“秋天来了,树叶黄了,燕子南飞了”的景象或者说是“微风轻起,金黄的稻浪扬万里”的喜悦。


    故乡的秋天,是一个让我无限怀想的季节,往往美得让人心醉。


    故乡的秋天,是一幅五谷丰登的油画。地里的玉米按捺不住丰收的喜悦,露出一排排金黄的牙齿;熟透了的高粱穗子此时像忸怩的少女,脸涨得通红;金黄色的谷穗又犯了头重脚轻的毛病,微风拂过,便摇头晃脑,洋洋自得;金灿灿的黄豆、浅绿色的绿豆,都在微微咧开嘴的豆荚里憋得鼓鼓囊囊,一副随时都能蹦出来的架势;节节攀高的芝麻宁折不弯,静静地立在那里;白花花的棉花在暗绿色的叶子中间相互攀比,竞相绽放;枣树上的枣儿也熟了,红红的,一串一串地挂在那里,直看得人垂涎欲滴,还有石榴咧开了嘴,好像一个个红灯笼倒挂在枝头;黄澄澄的梨好像在说悄悄话紧紧地挨在一起.....蓝天下的原野是如此的充盈与绚丽,诠释着“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的慷慨,点染出这世界上最美的画卷。


    故乡的秋天,是劳动者最累也最美的时光。迫不及待地乡亲们,怀着满腔的喜悦发动三轮车,在阵阵吼叫的马达声中浩浩荡荡地走向朝夕相伴的田野。只见通往田间的路上车来车往,车水马龙,田间里乡亲们嘻嘻哈哈高声说笑着,手不停的掰玉米、割高粱、割谷子、砍豆子、收芝麻、、打枣、摘苹果、摘梨.......好不热闹、好不壮观!


    我从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爹娘下地干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干得活也越来越重。我自然有累得撂挑子的时候,每当这时,爹就说“不怕慢,就怕站,站一站,二里半”,鼓励我慢慢地往前赶、往前干,娘说“你看,不好好念书不行吧?不好好念书就得跟俺们一样在家种地!”娘教育人可真会瞅时机,这时候无须多言,眼前的活儿就是最好的教材。


    在故乡的秋里,最惹人喜爱的便是那满山的野菊花了。野菊花的花朵小,而且花瓣也并不美丽,连气味也说不上是芬芳的。但是,在故乡人的眼里,除了秋天的收获,最美的便是这野菊花了。野菊花开时,一丛一丛的结伴而来。刚开始时还只是几个花苞,待你睡过一个晚上以后,便是堆堆的黄金了。这时候开始忙的是蜂民的蜜蜂还有村子里上了年纪的老婆婆们。野菊花酿作的蜜,其滋美自是不必多说,那老婆婆们采回来的野菊花焙制成的菊花茶也是别具特色。等到冬天到来以后,泡一杯菊花茶围在炉火旁,茶杯里烟气腾腾,那些野菊花张大了嘴报以你最灿烂的笑,先前还嗅不出的花香,此刻却是让你醉生梦死了。若火炉里还有几只烤土豆供茶间品食,那就是放上神仙也要思凡了。据书上记载,野菊花味苦、性寒,有清热去火之功效,喝上一杯,延年益寿,难怪故乡人对之宠爱有佳了。当然,这全是故乡之秋的恩惠。


    故乡的秋天,也是风的世界,雨的天堂。秋日的早晨,微风丝丝的歌唱着。送来了珍珠般的露珠。送来了秋日的凉爽,吸取了夏日的炎热;带来了雪白的云雾,擦去了酷暑的残迹。雨是最寻常的,细如牛毛,密密的斜织着,有如花针,闪闪发亮。“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说得多好呀。家乡的秋雨来临之前,。总是先有秋风的征兆。秋雨落在地面上,毫无半点声响。秋雨是和谐的,它带走了夏日长久的干旱,送来了期待已久的湿润清凉,我喜欢秋天的雨。


    走进故乡的秋天里,太阳变得温柔起来,天空蔚蓝,南归的鸟儿们在白云下飞翔,偶尔发出一声低鸣。印入眼帘的是那一块一块,参差错落的麦田。走进故乡的秋天里,凉凉的秋风轻吻着你的臂膀,从对面的小坡吹过,从沟里的小河吹过,从院子外的树林吹过,从屋前的小溪吹过。凉悠悠的秋风,吹走了夏的燥热,吹走了洋槐树的绿装,吹枯萎了柳叶的裙摆,风干了狗尾巴草上的蚂蚱,让麦田角落里的青蛙闭住了嘴,停止了鸣叫,那红彤彤的苹果林里,聒噪一夏的知了也躲藏了起来,无影无踪了。


   故乡的秋天,是一柄铮亮的犁头,犁头周围已泛黄,那是常年耕地留下来的泥土的黄;故乡的秋天,是一颗红彤彤的柿子,圆圆的核桃,好像一个新的希望,包含着农村人对于生活的美好期盼。故乡的秋天,是孩子们唱着的一首首儿歌,在每天上学的土路上唱着,在偏远的乡下小学堂唱着,在吹着寂寂秋风的院落里唱着。


    然而我更细化故乡的炊烟,炊烟升起来了,缕缕丝丝,弯弯曲曲,那情景,犹如一幅多彩的水墨画卷,或淡或浓,或远或近,浓淡相宜,意境悠长。似云若雾,飘飘袅袅,像一根永远扯不断的绳子,拉扯着外出忙碌的人们。 


  日子就在这炊烟的起起落落中流水般地逝去了,一头把收获酝酿,一头无声地把辛苦宣言。

    

    我看见了故乡,看到了故乡的土崖,土崖上生长的酸枣树,红玛瑙似的酸枣,一串串一串串地和星星抢着闪亮;我看到了山坡上的羊群,像天上的白云,一朵朵一朵朵地和云一起争着飘荡。看到了我家门前那棵老树,树上那栖居了一代又一代的喜鹊巢,喳喳叫的喜鹊时而飞上凌空的电线,一会又落在院里与鸡争食,总是那么和谐地与庄户人家过着日子。看到了我家的土窑,竖立的黄土窑面斑斑点点,门壁上挂着的红辣椒,像街市的路灯,一闪闪一闪闪地在迎接着我这个返乡的人。时时刻刻缠绕着那颗在路上的心的,就是这大树、土崖、土崖上的窑洞。

 
     我模糊了的双眼,是不能流出的泪水。因为我看到了窑洞门前的母亲,那瘦小的身子站在高高的柴火堆旁,一枝枝拣来的树枝是生活一点点的积累,母亲就是用这大的、小的、粗的、细的枝条,给了我们温暖和生命。没有了这些,任你有多大的能耐,也不会有真正的生活。我看到了母亲那双闲不住的粗糙而布满裂纹的手,没有了母亲密密麻麻缝合的针脚,凭你多大的本事也不会有匆匆前行的脚步。只是,母亲就像这树上的落叶,从灿烂的枝头落下,没有再醒来。 


     母亲去了,心灵就没有了依靠,就像那到处漏风的墙,无论怎么泥巴也难以愈合。 


     这个世界,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能带走人的不是道路。是故乡的黄土,是布满岁月的亲情。母亲,我回来了,我要拣拾起你的笑容和脚步,用你的爱做灯,用你的善良做捻儿,用你的勤劳做火种,点燃我的生命,一辈子不忘记回家的路。 
      

    故乡,最美好的梦想在袅袅升起的炊烟里,最最真实的生活在烟囱下面。 


    大树老了,一轮裹着一轮,风再大也不能拔动它坚硬的躯干,叶绿了,落了,在圆着一个个梦想。 


    炊烟袅袅升起,有炊烟的地方,就有着一个个希望,曲曲弯弯,弯弯曲曲,在成就着一个个辉煌。 


   思恋,惟有故乡的思恋揪心撕肺,惟有母亲的思恋终生难忘。每一个离开村庄的人,带走的只能是一片绿叶,留下的都是一条根。


陈靖编辑